?
主頁 > 文史新聞 >

西藏的和平解放(下)

發布時間:2018-03-12 18:18

  昌都解放的消息傳到拉薩后,達扎等人的依靠武力可以阻止解放軍進藏的幻想迅速破滅,拉薩僧俗上層一片驚惶。從10月25日起,在羅布林卡召開了好幾次有噶倫、基巧堪布、仲譯欽波、孜本以及三大寺堪布等僧俗官員參加的“西藏全區大會”,研究昌都戰敗后的形勢,商議對策。一些人叫嚷要血戰到底,但是又提不出任何能夠戰勝的方略。首席噶倫然巴·土登貢慶和三大寺的堪布們認為“和”是上策,應派代表與中央談判,他們說昌都失守的原因就在于派往北京的代表至今仍滯留印度,提出要追究他們未能去北京談判的原因。最后會議只好用求神問卜的辦法來決定以后的行動,把乃窮和噶東兩位降神師請至羅布林卡達賴喇嘛的臥室中降神,他們都匍匐于達賴喇嘛座前,轉達護法神的諭旨說只有達賴佛親自掌權才能消除災難,維持政教昌隆。噶廈即以所謂“神意”,于11月17日舉行了當時僅16歲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親政的儀式,讓他接管了西藏的政教大權,昏庸老朽的達扎活佛便無可奈何地辭去了攝政職位,不久病逝。

  到11月底,阿沛·阿旺晉美等40余名僧俗官員聯名以及阿沛以他個人名義寫給達賴喇嘛等人的信,由金中·堅贊平措和嘎準桑林巴二人由昌都送到了拉薩,信中說:為舉行和談,解放軍在昌都待命,暫時停止向拉薩開進,“如漢藏和談不能很快進行,解放軍向衛藏進軍是肯定無疑的。”當時在拉薩也盛傳解放軍正從青海玉樹和新疆南部向前后藏涌來,于是,噶廈和一些貴族上層紛紛忙著將貴重財物轉移到國外去,并準備把剛剛“親政”的達賴喇嘛帶到國外去。噶廈給滯留印度的夏格巴·旺秋德丹發電報,令其在噶倫堡為達賴喇嘛選擇住地,準備好住房。夏格巴復電說:美英等國許諾予以協助,印度政府答應派兵在中印邊境接應,囑咐噶廈在達賴喇嘛出境前多加小心。如被解放軍包圍,美國將派飛行員駕專機到拉薩營救,希望在布達拉宮后面修一停機坪。為此,噶廈曾派人在市達拉宮后面的次松塘空曠地上撒白土,以作為飛機降落的標志。為預防解放軍突然到來,使他們挾持達賴喇嘛外逃的行動受阻,他們派朵喀·彭措繞杰和夏格巴·洛桑頓珠率第16代本去藏北加強那里的“防務”,派南木林·班覺晉美等人到后藏偵察,派300名藏軍赴江孜作前衛,振仲譯欽波土丹旦達等作為先遣人員,向亞東方向探路,預備好達賴喇嘛等人外逃途中的食宿。12月19日(藏歷11月11日),他們再次召開官員大會,宜布將原西藏地方政府一分為二。由達賴喇嘛任命大堪布本珠倉·格桑扎西和孜本魯康娃·澤旺繞登二人為司曹,代理攝政職務,堪窮土登繞央和臺吉香卡娃·居美多吉為代理噶倫。讓他們留在拉薩主持政務,組成“拉薩噶廈”。達賴喇嘛本人則率噶倫然巴、索康和四大仲譯欽波、三個孜本(包括已在印度的孜本夏格巴·旺秋德丹)等30余名官員“外出”。當天晚上,達賴喇嘛等人即改著普通人的行裝,在一些武裝人員的護衛下,離開拉薩,向亞東方向出逃,遙控“拉薩噶廈”待機行事。

  12月27日,在達賴喇嘛等人即將抵達亞東時,拉薩噶廈以達賴喇嘛的名義,給王其梅和18軍第52師師長吳忠寫了一封信,信中說:“根據昌都總管噶倫阿沛及其下屬的報告,此處(指拉薩)已派出和談辦事人員”。接著拉薩噶廈派堪窮土登列門和第二代本(團長)桑頗·登增頓珠去昌都,協同阿沛與解放軍談判。同時,另寫了一份談判的“五項條件”交給他倆,要求他倆和阿沛遵守。當時拉薩噶廈擬定的“五項條件”是:(1)西藏沒有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同英國只有點外交關系,同美國只有商業關系;(2)要歸還舊時(指清朝和民國時期)“漢政府”占領的和解放軍解放的地區;(3)如有外國入侵,再請“漢政府”協助;(4)請進入康區和阿里地區的解放軍撤走;(5)今后請勿聽信班禪和熱振派的挑撥。從這“五項條件”不難看出,他們雖然派出了和談代表,但和達扎等1949年11月決定派夏格巴,旺秋德丹等赴北京表示“獨立”時的出發點一樣,其親帝分裂主義的實質,并沒有任何根本性的變化。

  達賴喇嘛等人于1951年1月2日抵達亞東,組成“亞東噶廈”,并通過印度駐錫金政治專員致電印度政府,請求幫助達賴喇嘛移居印度。當時印度政府看到中朝軍民在朝鮮戰爭中取得了巨大勝利,不愿意因為達賴喇嘛的問題激怒中國政府,同時也擔心達賴喇嘛離開西藏后反而不利于印度在西藏問題上向中國施加壓力,所以印度政府對噶廈的請求做了這樣的回答:達賴喇嘛如為了生命安全,準許其去印度避難,但只能作為難民對待。在這種情況下,噶倫然巴、索康等將滯留印度的夏格巴等人及西藏駐印度商業代表召回亞東,多次開會研究美、英、印等國的對藏政策。結果認為美、英、印等國目前都難以向西藏提供新的軍援,藏軍繼續與解放軍對抗只有失敗。而按照中央宣布的政策,西藏的現行制度和他們的地位、職權卻可得到維持。經過激烈的爭論,多數人認為現在達賴喇嘛不宜去印度,應當和中央談判,至少表面上要承認西藏是中國的領土。1951年1月11日,亞東噶廈決定增派扎薩凱墨·索安旺堆和仲澤欽波士丹旦達為代表,去北京和談。1月18日,亞東噶廈派噶倫索康等人去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修補”西藏地方與中央的關系。27日,索康等人向中國駐印度大使袁仲賢呈交了達賴喇嘛和西藏官員會議分別致袁大使的信。信中講了達賴喇嘛親政的情況和西藏地方當局準備同中央和談的愿望。29日,中央復電表示歡迎達賴喇嘛派人到北京商談和平解放西藏問題,勸其不要離開西藏,以免妨礙和談,喪失其原來的地位。并讓袁大使代表毛主席致信達賴喇嘛祝賀他親政。達賴喇嘛等人遂再以達賴名義分別致信毛主席、朱總司令和周總理。信中說:“在我尚未成年之時,發生了漢藏沖突的事情,甚感痛心,如今親政,盼望毛主席關懷,施恩于我本人和全體西藏人民。”西藏地方政府終于向與中央談判的方向靠攏。

  2月中旬,亞東噶廈和拉薩噶廈通過了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席全權代表、凱墨·索安旺堆、土丹旦達、土登列門、桑頗·登增頓珠為全權代表,與中央政府進行談判的代表團的名單,亞東噶廈還給五位代表頒發了蓋有達賴喇嘛印章的全權代表證書。證書正面注明了代表的姓名、身份等,背面寫明了可承認西藏是中國的領上、西藏愿意每年向中央政府進貢等新的要求代表們在談判中遵守的條件,還派達賴喇嘛的姐夫彭措扎西擔任代表團的翻譯。3月8日,凱墨和土丹旦達和彭措扎西等動身去印度新德里,轉經香港到北京。3月27日,阿沛等三位在昌都的代表及十二名隨員即在平措旺階、樂于泓等人陪同下離開昌都前往北京。途經重慶等地時,受到中共西南局書記鄧小平等的熱情接待。4月22日阿沛等到達北京時,周恩來總理代表毛主席到火車站迎接。4月26日,凱墨和土丹旦達一行到達北京。4月28日,周總理和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濟深、副總理陳云、黃炎培宴請西藏和談代表,對他們來京和談表示歡迎,并宣布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央民委主任李維漢為首席代表,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張經武、第18軍軍長張國華、西南軍政委員會秘書長孫志遠為代表,將由他們四人與西藏代表談判。此外,班禪大師是西藏公認的重要領袖人物,也有了解和協助西藏地方政府和中央和談工作的權利和責任,十世班禪大師一行,也在范明等人陪同下于4月底從青海到達了北京。

  4月29日舉行第一次會談,主要是商定談判的程序、步驟,確定以“十大政策”、《共同綱領》等文件為談判基礎,未討論具體問題。“五·一”節阿沛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禮,和班禪大師會面,并同時被毛澤東接見。5月2、7、10日舉行第二、三、四次會談時,雙方就“十大政策”逐條發表意見。阿沛等人如實地向中央代表反映了拉薩當局曾提出的那個“五項條件”的內容,以及拉薩當局對解放軍進藏的惑疑、顧慮,對“西藏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這條與西藏現行各種制度概不變更等條之間在文字上是否互相矛盾的問題,也直言不諱地提出了疑問。當中央代表提出西藏要設立軍政委員會、要恢復班禪大師的固有地位時,阿沛等也坦誠地提出,這兩條是“十大政策”中所沒有的,達賴喇嘛事前也未授權他們同中央談這兩個問題,因此需要請示達賴喇嘛和噶廈后才能表態。討論中,李維漢等中央代表也推心置腹、毫無保留地提出了他們的意見。例如關于解放軍進藏問題,李維漢不僅詳細地論述了中國各民族關系的歷史以及黨和國家的民族、宗教政策,說明各民族只有平等地聯合起來,共同建國,才是各民族獲得解放的惟一道路,而且深刻地揭露了近百多年來帝國主義者挑撥離間中國各民族的團結,分裂中國和奴役中國各民族的罪行,說明解放軍進藏是為了保衛邊防,制止外國的侵略,這不僅在歷史上是有先例的,而且由于國內外都公認西藏是中國的領上,在法理上也是不應成為問題的。并就解放軍進駐西藏的人數、物資供給等具體事項,提出了解決辦法。阿沛等西藏代表認為這種全面而系統的、歷史和現實相結臺的論述有根有據、令人信服,提出的解決辦法也合情合理、切實可行、他們便斷然地行使全權代表的權力,同意在協議上寫進了這一條。關于成立軍政委員會問題和實行民族區域自治與現行的各種制度概不變更諸條之間,是否互相矛盾的問題,李維漢等中央代表作了詳盡解釋,簡言之,就是:民族區域自治是黨和國家的一項基本政策,是要長期實行的;西藏的現行制度概不變更,是根據目前的情況寫的,而且是指中央不強迫變更。如果西藏人民愿意變動,那由西藏方面自己去做,這正是民族區域自治的體現。經過這樣解釋后,西藏代表也欣然表示贊同了。關于恢復班禪的固有地位和職權的問題,因西藏代表當時提出要請示達賴和“亞東噶廈”,故休會數日,而改在會外交換意見。當中央代表指出三十年來班禪系統一直是愛國的,并說明其地位和職權是指第十三輩達賴與第九輩班禪和好時的地位和職權后,西藏代表也表示同意了。此后不久,亞東也來電表示同意將班禪問題列人協議,因而更使西藏代表們感到放心了。關于成立軍政委員會問題,李維漢也就其性質、作用、職權和人選問題作了解釋,說明這些問題到時候都還要同西藏地方政府商量解決。于是,這一條也被西藏代表接受了。經過雙方仔細地切磋、斟酌,藏漢文本的協議條文在20日第六次會談時就形成了。21日第七次會談時,主要解決藏漢文表達上的一些技術性問題。最后定名為《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因有十七項條文,故今常被簡稱為“十七條協議”。


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協議》上簽字


《協議》藏漢文本


《協議》主的簽名蓋章

  1951年5月對日,協議在北京中南海勤政殿,由雙方代表正式簽字。舉行簽字儀式時,朱德、李維漢和阿沛·阿旺晉美都講了話。24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懷仁堂設宴慶祝協議的簽訂,他以喜悅的心情指出“現在,達賴喇嘛所領導的力量與班禪額爾德尼所領導的力量與中央人民政府之間,都團結起來了,這是中國人民打倒了帝國主義及國內反動統治之后才達到的。”隨后,《人民日報》公布《協議》全文,班禪及班禪堪布會議廳發表聲明,表示擁護協議的各項規定,并致電達賴喇嘛,表示愿和達賴喇嘛精誠團結,為徹底實現協議而努力。全國許多地方都為協議的簽訂舉行了慶祝活動。


《協議》簽訂后,毛主席設宴款待阿沛·阿旺晉美等


根據《協議》規定,人民解放軍向西藏地方進軍駐防

  25日,毛澤東以中央軍委主席的名義,發布了命令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前后藏的訓令,中共中央西南局和西北局立即作了部署。6月2日,阿沛、土登列門一行離京返昌都;6月13日,張經武同凱墨、土丹旦達、桑頗等人一道,自北京啟程,經香港、新加坡、印度,于7月14日抵達亞東的東嘎寺,向達賴喇嘛面交了毛主席的親筆信和協議副本。信中肯定達賴喇嘛親政后派代表赴京和談是正確的,希望他根據協議規定盡力協助人民解放軍和平開進前后藏。8月8日和17日,張經武和達賴喇嘛一行先后從亞東返抵拉薩,張經武以中央人民政府駐藏代表的身份,在拉薩大力開展以上層人土為主要對象的反帝愛國統一戰線工作,積極宣傳協議精神及黨和國家的民族、宗教政策。9月12日,阿沛、土登列門等經昌都返抵拉薩。9月24日至26日,噶廈召開有300多名各級僧俗官員參加的大會,由阿沛等五名赴京和談的代表向大會報告簽訂協議經過及執行全權代表證書上的指示的詳情,出示協議正本。經過討論,大會通過了一份上報達賴喇嘛的呈文,寫道“簽訂的十七條協議,對于達賴喇嘛之宏業,西藏之佛法、政治、經濟諸方面,大有裨益,無與倫比,理當遵照執行。”于是,在當年10月2 4日,達賴喇嘛致電毛主席,表示對十七條協議“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擁護,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領導下,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鞏固國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護祖國領土主權的統一,謹電奉聞。”


1951年7月,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張經武到達西藏亞東


1952年,十世班禪大師在返藏途中


進藏人民解放軍在拉薩舉行入城式


班禪大師安抵日喀則扎什倫布寺時的留影

  在此前后,根據協議的規定和毛主席的訓令,新疆軍區派出的后續部隊,于6月29日和8月3日經改則縣扎麻芒市地方與“英雄先遣連”會合后開進阿里首府噶達克(今名噶爾昆沙)和普蘭宗;9月9日,18軍進藏部隊先遣支隊,在王其梅的率領下,開進古城拉薩;10月1日,云南軍區126團進駐察隅;10月26日,張國華、譚冠三率18軍部分主力進駐拉薩,舉行了入城式;11月底,18軍之一部開進日喀則和江孜;12月1日,由范明率領的18軍獨立支隊抵達拉薩,與18軍主力會師。此后,18軍又派出部隊于次年1月和7月進駐山南隆子宗及亞東等邊防要地。


大批物資隨軍運往西藏


進藏醫務工作人員為藏胞免費看病


進藏部隊一面進軍,一面筑路(圖為川藏公路的施工區)


張國華將軍和指戰員們沿途受到各界人民的熱烈歡迎

  隨著進軍西藏任務的完成,1952年2月10日西藏軍區宣告成立,以張國華為司令員,阿沛·阿旺晉美、朵喀·彭措繞杰、昌炳桂為第一、二、三副司令員,譚冠三和范明、王其梅為正副政委。3月7日,成立了以張經武為書記,張國華、譚冠三、范明為副書記的中共西藏工作委員會。昌都地區的黨組織由西藏工委領導。4月28日十世班禪大師抵達拉薩,在同達賴喇嘛會見后于6月23日到達日喀則。


駐藏部隊在高原自力更生開荒生產


中共西藏工委副書記、西藏軍區政委譚冠三將軍和藏族人民一起修水渠


聯合收割機從祖國內地開到西藏高原進行秋收示范

(責編: 李元梅)
  • 西藏第一所高等學府

    1958年9月,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西藏工委、陜西等省以及當地人民的熱情支持下,西藏第一所以培養藏族干部為主的高等學府-西藏公學正式誕生在陜西省咸陽市。..[詳細]
  • 我所經歷的西藏和平解放

    1924年我出生于青海安多藏區,1951年28歲的我,有幸作為一個工作人員經歷了“十七條協議”簽定并得到以達賴喇嘛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的擁護,西藏實現和平解放的全部過程。..[詳細]
  • 圣地“古墻”飄散的氣息

    “墻”或更準確的說“古墻”或“歷史墻”,總感覺有一種魅力的召喚。我對“古墻”有著獨特的關照,因為墻里有故人的氣息和歷史的滄桑。..[詳細]
  • 西藏的和平解放(下)

    昌都解放的消息傳到拉薩后,達扎等人的依靠武力可以阻止解放軍進藏的幻想迅速破滅,拉薩僧俗上層一片驚惶。..[詳細]
  • 神秘的“婆陵甲薩”遺址和巖畫

    2000年7月,我去四川阿壩藏羌自治州作短期民族教育調研工作。期間,在當地工作的幾位朋友告訴我,馬爾康縣有一座神秘的“婆陵甲薩”遺址,附近的松崗鄉莫斯都溝內還分布有不少巖..[詳細]
秒速时时彩官网